首页 创赢盘配资系统www.0688882com.cn 按月配资平台www.0516pz.cn免息股票配资门户www.028408.com.cn

免息股票配资门户www.028408.com.cn 原创一汽夏利净亏15亿被"披星戴帽" 博郡陷资金困局难为"救世主"?

2020-04-21

原标题:一汽夏利净亏15亿被"披星戴帽" 博郡陷资金困局难为"救世主"?

文:赵建琳 朱耘

ID:BMR2004

一汽夏利(000927.SZ)“披星戴帽”现退市危机。

近日,一汽夏利发布2019年年报,由于报告期末公司净资产为负值,深交所根据相关规定从4月10日起对一汽夏利的股票交易实行退市风险警示。“一汽夏利”成为“*ST夏利”。

危机直接体现在财报中。2019年,一汽夏利全年营收4.29亿元,同比上年减少61.85%;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归母净利润为-15.61亿元,同比减少23.57%。全年销量仅1186辆,同比减少93.69%。

经营困难的夏利汽车在2019年曾做出过两个重大决定,一是“混改”,与南京博郡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合资成立天津博郡汽车有限公司,二是与中国铁路物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铁物股份”)实施重大资产重组。

但一汽夏利2020年1月14日公告显示,南京博郡并未如约完成首期10亿元的注资;此外,2019年年报提到,如一汽夏利与铁物股份重组顺利完成,一汽夏利将转型为面向铁路轨道交通产业为主的物资供应服务和生产性服务业务。

《商学院》记者就南京博郡未如期履约的原因与一汽夏利转型的意义等相关问题拨打一汽夏利董事会秘书电话,并将采访函发至对方邮箱,截至发稿,未获得企业回复。

拟转型服务业?

一汽夏利2019年财报业绩一片“愁云惨雾”。十多亿亏损的背后,是营收“主力军”汽车制造业的断崖式衰落。

2019年,汽车制造业营收2.6亿元,同比上年的9.12亿元减少了71.49%;汽车制造业的营收占比也从2018年的81.07%下滑到60.69%。在分产品里,营收占比最大的轿车销售呈相似的坠落形态。

毛利率表现更为糟糕。汽车制造业在2019年的毛利率为-84.26%,同比下降39.32%,几乎到了卖一辆赔两辆的地步。相比造车这个夏利原先的核心业务,分行业中的商品流通业和物流业则表现较好,尤其是物流业,突出得甚至有点“喧宾夺主”。

2019年,一汽夏利物流业营收占总营收比重高达22.88%,比起2018年的6.63%增长了16.25%。这样的增长在一汽夏利历年年报中都较为少见,以2014年到2018年五年数据看,物流业营收在总营收中占比基本处于2%到7%之间,始终低于汽车制造业与商品流通业。

事实上,虽然物流业往年营收在总营收中占比很低,但该行业的毛利率却曾在三大分行业中拿到过“冠军”。一汽夏利2014年至2017年年报显示,物流业的毛利率处在27%到32%的区间中。

一汽夏利在年报中将销量低迷归因于汽车市场销售整体下滑、公司产品品牌弱化、定位与配置存在偏差、销售渠道弱化等诸多因素。年报中称,2019年下半年整车业务逐步停滞。这也与《商学院》记者从一汽夏利员工处了解到的情况大体相同。

“我记得2019年3月生产了几十辆整车,4月到5月装了几辆电动车,6月以后就没有再生产了。”一位员工介绍。另一位员工补充道:“大概在5月左右吧,那会儿没有整车了,但还有备件,一直到9月备件都有在生产。”

经营困境之下,一汽夏利在2019年做出了两个“最重要的决定”。一是与南京博郡成立合资公司天津博郡;二是与铁物股份就上市公司控股权无偿划转、上市公司现有资产置出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等事项进行重大资产重组。

按照《股东协议》,一汽夏利以整车相关土地、厂房、设备等资产和负债出资5.05亿元,持股19.9%;南京博郡以现金出资20.34亿元,持股80.1%。合资公司成立后,一汽夏利将不再具备整车生产资质。

那么未来一汽夏利的业务是什么呢?2019年年报提到,如此次重组顺利完成,一汽夏利将朝着以铁路轨道交通产业为主的物资供应和生产性服务业务转型,其中包括物资供应、生产协调、质量监督、运输组织、招标代理、运营维护等一体化综合服务。

从涉及的业务类型看,物资供应、运输组织都与物流有关,且物流业也是一汽夏利2019年各版块业务中的一匹“黑马”。这是否意味着一汽夏利将由制造业向服务业转型了呢?《商学院》记者就该问题向一汽夏利董秘发送采访函,对方未予以回复。

汽车评论员凌然认为,这是企业生存的一种方式,关键是如何更好地与企业自身已有优势相配合,如何有效地利用过去的资源体系,维持企业的生命力。因此,企业会将良性资产与良性企业进行合作,通过良性资产的保值来产生效益。

知名汽车行业分析师贾新光也表示,从第二产业转向第三产业,是企业寻求出路的一种方式,同时,铁路行业本身也在发展服务业,因此,员工这样的人力资源就很重要,这也是企业可以整合的方面。

南京博郡遇资金危机?

“混改”是一汽夏利2019年的重要事情,2019年9月28日,一汽夏利发布《出资组建合资公司重大资产重组报告书(草案)》公告,称一汽夏利与南京博郡共同出资成立合资公司开发生产新的车型。

与南京博郡成立合资公司原本是一汽夏利试图盘活资产、输入新鲜血液的自救之计,然而后续进展却似乎出现了停滞。

按照《股东协议》,南京博郡应于合资公司成立取得营业执照之日起三十日内,以货币方式向合资公司缴付首期出资10亿元,且合资公司天津博郡已于2019年11月20日取得营业执照,但南京博郡的10亿元首期出资并未如约在30日后给付。

据一汽夏利公告,截至2020年1月13日,南京博郡仅缴付1400万元。而一汽夏利已经按照评估报告所列清单,向天津博郡交割了相关实物资产。对于南京博郡未到位的资金,公告中给出的说法是:“其他注资资金正在审批流程中,有关各方正积极推进。”

南京博郡资金困局随着这条公告慢慢浮出水面。紧接着,2020年1月22日,北京北斗星通导航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提到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一览表中就有南京博郡的名字。

公告显示,南京博郡应付账款账面原值650亿元,已计提坏账准备33万元,本次预计计提坏账准备618万元。且南京博郡所欠账款从2019年7月起就开始逾期,屡次未按约定回款,导致合作项目陷入停滞。北斗星通从南京博郡经营状况判断认为回款可能性很小,因此对南京博郡剩余欠款计提100%坏账准备。

南京博郡的员工于波(化名)告诉《商学院》记者,公司从2019年10月起拖欠缴纳公积金,他提供给记者的截图显示“末次汇缴月份”为2019年10月,随后,本应于2020年1月15日下发的2019年12月工资也被拖欠,并一直拖欠到现在,“一分钱都没有,社保和公积金继员工自费垫资一次后,一直没有缴纳。”

记者在企查查看到,南京博郡曾在2019年6月3日获得盛世投资、浦口高投、住友亚洲、中科产业基金、宝时得、银鞍资本的25亿元战略投资。2019年6月6日,投资人变更记录显示新增南京银鞍岭英新能源产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其于该年7月30日认缴出资847.22万元。此外,2019年6月12日,南京博郡的注册资本金仅增加1152.73万元,截至到现在,工商登记变更记录再未有新动态。

25亿元的战略融资究竟进展如何,目前不得而知。于波也告诉记者,作为员工,他们了解不到融资情况,但网传的2018年年终奖没发是事实,拖欠供应商账款、影响项目进度也是事实。“原本天津博郡的工厂计划在2019年9月中旬改建完成,该年年底达到量产状态,但供应商开模困难,内外饰供应商拒绝供货,改建一直延期,到现在工厂也未开始改建。”

从一汽夏利转签合同到天津博郡的员工林芳(化名)也告诉记者,自2019年11月底签完合同后,夏利工厂一直没对设备、车间进行改造,“甚至都没有来量量车间的设备。”那段时间,转签天津博郡的员工没有具体工作,一周被要求上三天班,按天计算工资 。

林芳记得,那时天津博郡给生产线上的员工提供了南京博郡的训练车,让员工以这辆车为样本做零部件拼装实验,此外就是组织生产制造方面的培训;非生产线的员工则做做看板,“也参加培训,比如关于考勤管理制度、办公软件应用等。没有培训的时候就在办公室学习各种各样的文件,生产线工人则阅读生产制造相关的手册书。”

一位曾与南京博郡对接工作的夏利员工曾告诉林芳,每次双方对接都没有结果,“因为南京博郡那边的回答都是资金有限。”林芳近日对记者介绍道。

与南京博郡的员工境遇相似,林芳及夏利数百位员工的工资也遭遇拖欠。“从2020年2月中旬到现在都没发工资,社保、公积金也未缴纳,因为那段时间正值疫情,公司说工资延后三个月发放,也没说这段时间工资怎么算,到现在也没复工。”

据林芳提供的名为《天津博郡汽车有限公司关于工资延迟发放的通知》显示,天津博郡在2020年2月14日向所属各部门通知,因公司股东南京博郡意向的政府投资未能如期纳入,致使公司运营资金延迟到位,公司全体员工本月工资延期发放。

《商学院》记者就南京博郡未如约足额出资、何时给付到位、天津博郡是否能正常运营等问题分别拨打一汽夏利董秘电话与南京博郡公司电话,前者收到记者采访函后未予以回复,后者电话始终未接通。

不过,据于波给记者提供的南京博郡于2020年4月4日举行的内部会议文件显示,融资一节里提到,南京、天津等多地政府已明确投资意向,社会资本也在多渠道推进当中;薪资问题一节中提到,2020年4月30日前会逐步有资金入账,公司将根据资金到位规模及进度于4月底开始补发薪酬。

于波了解到,博郡汽车董事长、南京博郡法定代表人黄希鸣此前曾说过南京的5亿元融资已经“稳了”,但“必须天津跟投才可以。”因此他认为4月4日的会议方案只是暂时拖延的手段,“只有等4月30日看协议能不能履行了。”

一汽夏利员工欲维权

据一汽夏利2020年1月14日公告,已有832名一汽夏利的员工自愿与公司解除劳动关系,并与天津博郡签订劳动合同。但林芳记得,当时想转签天津博郡的员工并不多,“有员工闹,说要组织维权,领导劝大家,先拿上工资,以后再说,并说去博郡会涨20%工资。”

谁也没有想到,刚刚转签两个月就出现拿不到工资、迟迟不开工等问题。林芳提供给记者的2019年3月出台的《2019年天津一汽”四能”改革方案(草案)》(以下简称“草案”)中显示,一汽集团给夏利下达了2019年减员1384人的绩效指标。

草案中提到,一汽夏利共有员工3759人,在册员工3564人,其中,岗上人员2689人,岗下人员875人;劳务工及实习学生195人。为精简组织机构,草案中针对全体员工提出了内部退养、协商解除劳动合同、有职人员和一般事技职全员竞聘、一般技能职直产重新定岗定编、二三线岗位竞聘、服务类岗位招募、未成功竞聘的员工待岗等组织机构调整方案。

记者在草案中看到,有职人员及一般事技职竞聘项下包含二级经理、系长、班组长、事技职岗位、直产岗位、二三线技能职岗位。据林芳介绍,二级经理、系长、班组长属于管理岗位,事技职也属管理岗,包括技术员在内,直产岗即生产车间的工人,二三线技能职即不上生产线,在办公室内工作的岗位。

据林芳介绍,选择内退的员工较多,适用于距法定退休10年内、工龄满30年的员工;买断工龄解除劳动合同的占小部分,“我算了下,干够十年也就只能拿四万六的补偿金。”而选择留在夏利,竞聘岗位又太少,“大约一百二三个岗位,多是管理岗。”

考虑到领导所说,转签天津博郡能涨20%工资,天津博郡会有好的发展,且能将工作衔接起来,不用像买断解除劳动合同后还要另外再找工作,林芳决定转签去天津博郡。但林芳没想到,转签后工厂既未正常开工,工资下发也面临困难。

在林芳所在的一汽夏利维权群内,有300多名成员,多名员工在群内怀疑一汽集团是想甩掉一汽夏利这个包袱。林芳也从群内某员工处得知,曾有夏利员工就转签博郡的事情与相关人员争吵称:“这是带着所有人往火坑里跳。”

记者看到,群内员工近日一直在商量关于进厂维权,讨要工资的具体办法,有部分员工提出在工厂门口静坐,有部分员工提出到市政府维权。而对于一汽夏利员工所反映的工资被拖欠、工厂停工及天津博郡运营情况,《商学院》记者向一汽夏利董秘求证,对方并未予以回应。

4月10日,一汽夏利发公告称投资设立全资子公司天津一汽夏利运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此作为公司重大资产重组部分拟出售资产的承接主体,注册资本为100万元。林芳和维权群内多名员工认为,该公司或将容纳夏利在岗或待岗的人。记者也就该公司服务于哪个主体向一汽夏利董秘求证,对方未予以回应。

按照一汽夏利与南京博郡签订的《股东协议》,如一方违反《股东协议》或合资公司章程的规定,在不影响股东协议规定的非违约方的权利的情况下,违约方应赔偿另一方和合资公司所有因该违约而对另一方和合资公司造成的损失;《股东协议》因任何原因终止或合资公司因任何原因解散不应豁免一方在终止或解散时已对另一方产生的任何义务(无论违约或其他义务)。

业内人士认为,在新的合作生产情况下,汽车市场具有巨大的不可预知性,一方违约,使得合资走到尽头或不欢而散是完全可能的,未违约方应在握有合作合同的情况下靠法律保护公司及员工的利益。当务之急,南京博郡应尽快解决注资问题,否则,一旦其失信于夏利,就意味着失信于整个汽车行业。

  根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数据,截至美东时间13日20时25分,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为581679例,死亡23529例。

据新华社电备受关注的2月金融数据将于近期出炉。多家机构近期发布了2月主要金融数据的预测报告,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疫情影响下,2月新增信贷约在万亿元规模左右,较1月“天量投放”有较为明显的下滑,但或略高于去年同期的0.88万亿元。此外,为了助推银行体系资金成本下行,进而推动社会融资成本下行,降准有望加速落地。

4月16日,移动内容平台趣头条旗下的网络文学产品米读宣布推出“平民英雄”计划,未来三年内,将投入不低于10亿元的资金及流量资源,重点挖掘、扶持一批优质的潜力作者,持续强化原创、独家等内容建设。